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叶蓝】七秒记忆

来自 NANAME 的点文
-------------------------------------------
       作为一条志向远大的鱼,我的目标是成精。
        你问我原因?
        毕竟饲养我的主人太欠揍了我实在忍不了变成人揍他的心情
        好的……
        其实是因为
        我喜欢他很久了
        人类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再粗的棒棒也能磨成针的,于是我拼命修炼,也终于成人了。
        我从鱼缸中跃出,体表的鳞片慢慢消退变成皮肤,从旁边的沙发随意穿了一身衣服就跑到隔壁的训练室。我猜得没错,他果然在。
        于是我在他的一脸诧异下说出了第一句人类语言,“叶修我是你养的鱼,我叫蓝河,我喜欢…”
        然后我就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哦
        ……修炼太快的后遗症吗?

        七点的闹钟准时响起,蓝河哼哼着翻身关掉了闹钟,又赖了一会儿床,才舍得揉着乱糟糟的头发从床上爬起来。
        一番洗漱后蓝河坐在沙发上陷入沉思。他觉得很不对劲,他记得他叫蓝河,记得他是鱼精,记得今天是2月15日,可是他就是想不起昨天发生过什么、他做过什么。蓝河低着头想着,他忽然闻到自己衣服上有缕飘忽不定的花香,而且还挺好闻,不由得把头埋下去吸了几口气,好像是玫瑰的味道。
        总算想起了些什么,他稍稍舒了口气。但随即又失落起来,为什么就想不起来其他东西?
        懊恼地拍了拍额头,整个人放松身体往沙发上倒去,颇有在沙发上再睡一觉的架势。但当脸刚接触到沙发的一瞬间,他闻到了沙发布料上一股淡淡的烟味,也在那一瞬间他的脑海中竟然浮现出了一张被萦绕的烟雾遮住的脸。这bug来得也太及时了吧,蓝河又从沙发上坐起来。
        这么看来得找到那人了。

        蓝河穿上外套,习惯性地从门口地毯地下拿出钥匙锁上门。可当走到小区门口时他发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他到底去哪里找这人啊!蓝河没办法,心里默默用小公鸡点了一下该往哪边走,然后一边安慰自己有二分之一的几率可以找到那人,一边朝左边走去。
        蓝河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小区门口,他发现自己果然还是太乐观了,毕竟那么大个城市想找个人得多困难啊。但乐观的他想了想又走向右边,既然左边有那么另外二分之一的几率就在右边了吧。
        右边是条小路,有些曲折,路上零零散散分布着几家粉面馆,从小路出来时蓝河已经毫无方向感可言了,抬眼记了个路名便又随便挑了一边走去。这条路上的人挺少,反正没有走左边时的多,蓝河手插着兜慢悠悠地晃着,忽然在一个体育馆对面停下了脚步,抬头发现自己站在一家网吧门口,摸了摸身上发现不但有钱还有身份证,于是鬼使神差地迈了进去。

        蓝河觉得自己之前大概是那种没怎么玩过电脑的,于是到了网吧却不知道干什么的他只好望着系统自带的桌面发呆。
        直到他察觉旁边坐了个人,他才回过神来,那人似乎也发现了蓝河不再盯着屏幕中的蓝天绿地,便和他搭起了话:“发什么呆呢?”
        蓝河干笑两声,如实回答那人:“不知道该玩什么。”
        只见那人从外衣口袋中掏出一张卡片往旁边一个像POS机的玩意刷去:“玩荣耀吗?”
        “没玩过。”哦这是要卖安利的节奏?
        “那要试试吗?挺好玩的。”
        蓝河沉默了一下,他是出来找人的不是来玩的,但拒绝的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一句,“好啊。” 
         蓝河见那人一脸如释重负的笑,觉得有些奇怪,安利卖出去了有这么高兴吗。那人也没解释什么,只是问他:“没有账号卡吧。”
        “没有。”
        “我这有张多的,前几天练的小号,你拿去用吧。”
        “谢谢。”蓝河接过账号卡,拇指指腹摩挲着卡上的logo,明明是第一次接触这个东西,心底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微微摇头,bug可没告诉他他会玩游戏。
        那人教他登录游戏,用自己的角色示范操作技巧。蓝河试着自己操作人物跑了两步,还挺顺手。看来我竟然还是块玩游戏的料子。他操作着那个叫蓝桥春雪的剑客默默地想。
        之后两人便默默玩起了游戏,刷本的刷本,练级的练级。蓝河正专心致志打着怪,忽然听见旁边的人开口问,“一大早上网的很少见啊。”
        蓝河忙着操作人物躲避攻击,眼睛直直地盯着屏幕,没怎么细想就顺口把实话说了出来:“我本来只是想出来找个人。”当然也就没有看见旁边那人笑得十分灿烂。
        “找谁?”
        “不记得了。”蓝河自己都觉得这口气挺敷衍的,即使他说的是实话。
        “我帮你吧。”结果那人的回答更出乎人意料。
        “啊?”蓝河有些惊讶,他停下敲击键盘的手,转头看着那人,“可以吗?”仔细打量眼前这人,感觉也不太像坏人,想了一下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便也答应了下来,“那就谢谢了。”
        “怎么称呼呢?”
        “蓝河,你呢?”
        “叶修。”那人依旧笑得灿烂。

        吃过午饭,叶修按刚才说的陪着蓝河在城里找人。“所以去哪里找呢?”叶修打了个喷嚏,从兜里摸出纸擦掉鼻涕,问稍微走在前面点的蓝河。两人走在街道上,或者说叶修跟着蓝河到处瞎转悠。
        “不知道。”蓝河有些无奈地耸耸肩,停下来转身看着鼻子冻得通红的叶修。
        “唉,这样转下去也不是个事啊,你们有什么经常去的地方吗?”叶修提醒道。
        “我不记得了啊……”蓝河郁闷地揉揉头发,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抬头盯着叶修的眼睛,“西湖?”

        两人绕着西湖转了大半圈也没见着蓝河想找的人。蓝河大概也没心思找下去了,于是一路走着一路在脑海里找着为数不多的遗留下来的记忆。
        “我记得以前有人也带我来过西湖……”
        “那里好像有池荷花开得我还记得荷花开得特漂亮特茂盛。”蓝河往右前方指去。
        “嗯?”
        “啊现在是冬天,没有荷花。”蓝河有些失望。“好多东西都变了。”
        “也有其他的东西没变啊,你看那里的雷锋塔。”叶修趁着蓝河低下头揉了揉他的头发。“那么现在去哪里?”
        “不知道……”
        “都快晚上了,先去吃点东西吧。”叶修换了个话题。
       
        两人坐在白堤旁边那家据说有一百多年的菜馆里,虽然只是叶修接过菜单随意点的几个菜,但是还是吃得蓝河舍不得放筷子。
        叶修却坐在一旁什么也没吃,“还想好去哪里吗?”
        “已经记不起更多的东西了,今天是找不到了……”话语间蓝河又咽下一口菜。
        “为什么?”
        蓝河有些纠结要不要说实话,这么草率告诉一个刚认识一天的人真的好吗?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的记忆只有一天。”
        “信啊怎么不信。”叶修只是笑。
        蓝河有些诧异,“诶真的?”
         “真的啊。”说着叶修点燃了一支烟。
        蓝河原本夹着菜的动作停了下来。不知为何,他觉得这烟味特别熟悉,好像在哪闻过,好像……家里的沙发上就是这个味道。
        他猛地抬抬头看着烟雾后叶修的眼睛,和记忆中的那张脸慢慢重合。
        “叶修……”蓝河有些迟疑地叫了叶修一声。
        “什么事,”
        “你说,我找的人是不是……你?”蓝河有些不确定。
        叶修笑得贼贱,“想起来了?”
        “嗯。”
        “我家蓝河真棒!”要不是隔着桌子叶修肯定会给蓝河一个大大的拥抱。

        吃饱喝足的两人又跑到西湖闲逛。蓝河一路问东问西,“那你也知道我是鱼精咯?”
        “当然,我可是看着你变身的,那天真是吓了我一跳。”说着叶修做了个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
        看起来蓝河做了什么特别奇怪的事,于是他选择忽视叶修的表情,比起表情他更想知道他和叶修相处的经历,他问道:“然后呢?”
        “然后哥大发慈悲给你租了套房。”叶修考虑了一下决定忽略掉蓝河给他表白的那段。
        “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咯?”
        “不然呢,你就得赤身裸体露宿街头了啊。”
        “……”

        两人一直聊到深夜,因为体力早已透支,两人就坐在湖边的长椅上,听叶修讲着那些明明已经发生过但对于蓝河来说依旧新鲜的事。快到12点叶修突然看向蓝河说,“蓝河,我喜欢你。”
        蓝河脸唰一下就红了,嘴里只剩下着含糊不清的语气词。脸红了半天只见叶修一副欣赏什么宝贝的心情看着自己,蓝河决定转变话题,“你…你为什么不一见到我就给我说我找的人是你?”
        “你觉得你面前站着个陌生男人告诉你说你找的人是我,你会不会报警?”
        “……”蓝河没话说了,只好又换一个话题,“那你还每天都陪我晃这么一圈值得么?”
        “有时候我们会去游乐园,有时候会去隔壁市,只不过跑不了多远,因为如果你醒来之前回不来的话有些不太好解释。更多时候是来西湖。我觉得很值得啊,只不过是每天给你表白一次而已。”叶修的表情十分认真,说着话是也就盯着蓝河的眼睛,蓝河也看着叶修的眼睛,看着叶修眼睛里的自己,他觉得叶修像个漩涡,自己正慢慢陷进去。
        然而原本就要孤男寡男擦枪走火的气氛却被蓝河的一个哈欠给破坏了,他揉着眼睛告诉叶修:“叶修怎么办,我想睡了。”
        叶修揉了揉蓝河的头发,顺势让他的头往自己肩上靠,“你睡吧,我会一直陪着你。”最后一句微不可闻,迷糊中的蓝河差点以为这是他的幻觉。

        太阳从西湖水面探出了头,第一缕光毫无阻碍打到蓝河眼皮上。蓝河慢慢从长椅上转醒,手揉了揉眼睛后放在了随意搭在旁边。指尖传来的椅子上的温度告诉他,不久之前有人坐在他旁边。
        我这是在哪里,这是他醒来的第一个念头。他闭着眼思索,直到听到大脑内有个声音告诉他,我要去找一个人。
        谁
        ……谁呢
        “叶…叶修?”

End

【分几个月写的,所以可能会有个别地方衔接不上orz
西湖什么的也只是听说过没去过所以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还麻烦指出来】

评论(5)
热度(44)

© 都会如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