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双叶】阿秋

今儿个天气真不好,小雨下得烦人。

我这么想着,随手把钥匙扔在门口鞋柜的篮子里,两脚蹬掉脚上的皮鞋,换上拖鞋往客厅里走。下一秒就摔进沙发里,都不想再动。

今天那客户真是神烦,一直在挑策划案里的错,可是哪有错啊这明明就是鸡蛋里面挑骨头。关键那人话还多,简直像联盟里的黄那谁。我费劲口舌把他挑出的错都解释了一遍,然后抬起旁边的茶补补水,然后他一脸恍然大悟,“这样啊,那签吧。”我差点一口茶喷他一脸,什么都没改也没谈谈价钱直接就拍板那您之前挑的错是为什么啊!

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强打起精神去厨房倒了一杯温水。抬着水站在厨房门口,忽然觉得少了什么,仔细想了想,哦,没听见叶修噼里啪啦和键盘较劲的声音。

和叶修交往也有一年了,向父母出柜后他面对父母的每天洗脑选择了逃避,第二天就回了杭州,理由是待习惯了。我也假公济私了一回,凡是往杭州出差的项目,能接的几乎都接了过来,于是北京和杭州待的时间差不多一半一半。

叶修没有回上林苑,而是在兴欣附近和我凑钱买了套房,简单装修了一下就搬了进去。方便我出差有个落脚地,也方便如今的兴欣叶指导工作。

不在吗?我端着水渡到书房,里面静悄悄的,连电脑都在关机状态,那就是不在了。喝了一口原本是给他倒的温水,想着一个平时恨不得吃喝拉撒都不用离开电脑的宅男会去哪里。

兴欣?陈老板有事找他?看着窗外连绵的细雨,暗自否定了这个想法。逗谁呢,今天他不是休假吗,他要是有那么听话随叫随到,当初劝他回家还用费那么多事吗。

那就是苏沐橙?这丫头倒是有点本事能说动他的,当初他回家一半都是这丫头的功劳。这么想着我拨通了苏沐橙的电话。

“喂,叶秋哥?”小丫头的声音还是那么的耐听,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声调压得很低,情绪好像不怎么高。

“沐橙,叶修和你在一起吗?”说起来我哥一直把沐橙当妹妹,原因我大概也知道些,好像是她的亲生哥哥去世了,把她托付给了叶修,当时我还想那人是有多瞎敢把自己亲妹妹托付给叶修,不过后来事实证明叶修确实是个好哥哥,只不过我没见过那一面罢了。

他这么跟我说,“你懂什么,妹妹就是用来宠的。”

我特别不服,“那弟弟呢?”

他想了一会儿,“用来欺负的吧。”

我转过头对着兴欣那帮人说,“别拦着我揍这混蛋!”

后来我也跟着叶修把沐橙当作妹妹看待,多了个妹妹给宠着挺好的。

“哦,刚才在,不过他先走了。”

“是吗?好吧谢谢了,再见。”

“再见。”

我挂了电话,看样子叶修真的跟苏沐橙出去了。我倒不至于吃她的醋,毕竟距她被叶修他们战队的莫凡追到已经有两年了。我只是十分好奇把死宅当作正义的男人会和沐橙去哪,碍于沐橙的情绪我没敢问,于是突破口就是叶修了。

叶修回来得挺快,让人意外的是,他竟然穿得挺正经的。很容易让人想到一个词,人模狗样。

他走到我身边坐下,眼底是掩饰不住的累。我被吓了一跳,那个整天一脸得瑟看着都想揍的货是这个颓废老大叔?我没靠太近,因为他身上的烟味太大了--我很讨厌这味道,劣质烟的味道都很大,给他买好的他也不抽,嫌贵。所以平时他很少当着我面抽,只是偶尔忍不住了跑阳台来一根,但看样子今天他抽的烟最起码得有一包。

“怎么了?”我小心翼翼地问。

“没事,就是走多了有点累。”说完还自嘲似的笑笑。

我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肯定不是这么回事,不过也没点破,“去哪了?”

“看一朋友。”说着他闭上眼向后面的沙发垫靠去。

“沐橙也去?”

“是她哥。”回答得相当简单。

我没敢继续问下去,沐橙他哥一直算个高压话题,至少在我眼里是。

第一次问的时候他的话倒是说得简单,“我有一朋友荣耀玩得特别好,后来他死了。”

一起听的人一脸惊讶,就这么简单?可我知道不是,大概是双生子之间的某种联系吧,我只觉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笑得特别丑,一点也不像表面上的毫不在乎的表情。只觉得他的笑里似乎隐藏着一种叫做悲伤的情绪,那个笑至今存在我的记忆里,无限放大,每每想起那个笑都会觉得心里猛的抽一下,原来那个每天嚣张到死的混账也会露出这种表情。从此以后我再不敢提。

接下来的事就和往常一样,他换了身衣服又窝在书房里玩荣耀。我掏出手机叫外卖。不过还是有些细微的变化,比如他没有吐槽今天的外卖如何如何难吃,也没有和我争论一下关于谁洗碗的事情。而且自我们在一起以来从未见他在书房抽那么多烟--之前说过,他忍不住想抽烟都会去阳台。

我有些慌,隔着门板都能闻到烟味,这家伙是抽了多少!给他泡了杯茶抬进去,算是去找他的借口,虽然有做了心理准备,但是进去时满屋缭绕的白烟和插满了烟头的烟灰缸还是把我吓了一跳。把茶给他放在电脑桌上,他叼着烟面无表情的看着电脑,我在一旁也不说话,就这么盯着他。许久,他嘴里的烟燃尽,把烟头往那烟灰缸里的缝隙塞,缓缓开口“我没事,真的。”

我知道他愁的是什么,便尝试着安慰他,“没事,会过去的,我们会挺过去的。”

他却转头看向我“阿秋,如果挺不过去呢?”眼神像个无助的孩子,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露出这样的神情,如今是想一次心疼一次,但当时我的侧重点完全不在这上面。他见我在旁边一言不发,摆摆手以二手烟吸多了不好让我出去了。而我一直在想着他叫的那声阿秋,那是他为数不多的几次叫我阿秋。

关于我俩如何互相称呼,其实我们讨论过,他说他直接叫我名字,我叫他哥就行。我挺不乐意,直接叫名字听起来多生疏,像两个互不相干的人。他却认为只叫名的话不习惯,我说,你叫我阿秋吧。他思索了一会儿说,不行,这样叫你听上去像打喷嚏。我一听也是,多难受的称呼,万一以后他打喷嚏我都还以为他叫我呢。

当时我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家出走的时候,有人叫他阿修,于是他也礼尚往来般的叫那人阿秋。

现在我知道的是,我哥口里的阿秋从来不是我。

end

【被安利了一个梗叫我哥口中的阿秋从来不是我,越想越带感于是忍不住写了下来。

剧情大概是叶修叶秋出柜于是被赶出来了,叶修的压力很大,正逢清明去看了一眼沐秋越倾诉越难受,于是回来找叶秋撒下娇然后再战父母。

字数有些少写不出想要的感觉通篇流水账的样子。。】

评论(10)
热度(25)
  1. 痴妄归人都会如同 转载了此文字

© 都会如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