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喻黄】病

来自  韫欢-觅秋。  的点文,手机没法圈人抱歉orz
拖很久了抱歉orz
――――――――――――――――――――――――――

      如果让喻文州数出最讨厌的事,拉赞助肯定得排前三。

        喻文州搞不懂,拉赞助就好好在办公室里谈呗,谈好了干嘛还得在饭桌上与一些说好听点西装革履说难听点人模狗样中年男人坐在到桌上谈天说地,聊开心了就碰个杯,高喊四海之内皆兄弟。喻文州打心底厌烦,虚伪不虚伪。
        可喻文州是队长,拉赞助他都不去还叫个什么事。
        这天喻文州和黄少天又被通知去拉赞助。
        黄少天脸立马就垮了,“什么什么?还要去拉赞助?上次不是刚去过吗怎么还要去,我的天啊经理你这真的不是故意的?不知道这赞助拉成了得被他们逼着喝酒吗?不知道职业选手喝酒会影响水平吗?经理你说你说,你是不是卧底!”
        黄少天机关枪似的让蓝雨经理根本不知道从哪里插话,只能像当机了一样一个劲儿地不是。喻文州捏捏眉心,从沙发上站起来阻止了黄少天,“少天,好了,让去就去吧。”
        黄少天还想说什么,却被喻文州拦了下来,看着喻文州跟经理打了声招呼,然后被拖出办公室。两人并肩走在回训练室的路上,黄少天一直在对着喻文州念叨,“诶,队长啊,你就这么同意去拉赞助了吗?你不是挺讨厌这事的吗怎么答应得那么爽快啊,虽然这次肯定得去,但是你得跟经理表明态度让他知道你不想去,必须得让他知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一副舍身就义的表情笑出了声,“下次,下次再跟他说。”
        喻文州一笑,黄少天脸上有些挂不住,“队长你笑什么笑啊我很严肃的,这不是每次拉赞助都得喝酒吗,作为职业选手可是不能喝酒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看哪次拉赞助成了不都得喝个两三杯的,人家喝酒是解闷,咱们喝酒得解约啊。”喻文州又笑了,半天才应道:“少喝一点就好了,没事的。”黄少天有些担心“可是你经常胃疼,不能喝酒。”这次喻文州没回话。

        三个人在会议室里又是PPT又是做担保谈了几个小时。签完合同,赞助商站起来与蓝雨经理握手“一起吃个饭预祝项目成功如何?”
        就知道。
        赞助商是个四川人。四川出名的是什么,火锅,麻辣火锅。喻文州皱了皱眉头,光是听到就觉得胃隐隐约约有些抽搐了,手下意识捂住了肚子。还好赞助商没有提议去吃火锅,大概是广州也没有正宗的麻辣火锅。但是当菜端上来的时候,喻文州嘴角还是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盘子里满满一层红色的是什么,今天辣椒不要钱吗?喻文州望着面前的一盘麻婆豆腐默默吐槽。桌上的玻璃盘转一圈,青椒红椒果椒尖椒都齐了。但是不能不吃啊,不然人家还以为对他有意见。
        这顿饭吃得喻文州难受极了,肚子被辣得难受,脑袋也被空调吹得头昏,中途还被强迫喝了一杯酒。他实在受不了了,随便找了个借口从就跑到酒店门口透气。然而他才走到门口,胃里就开始翻江倒海,快走几步到旁边的垃圾桶哇地一声吐了。喻文州吐完,手扶着垃圾桶边缘干呕,脑子也觉得清醒点了,才发现他只穿了件衬衣就出来了,风一吹还怪冷的。从裤兜里摸了张纸擦擦嘴,又回到房间里。

        喻文州今天醒得特别早,疼醒的。胃里一片火辣,感觉整个胃都拧在了一起,把喻文州从睡梦中吵醒。他一手捂着肚子一手去开床头灯,借着灯光一看表,才四点。撑着墙挪到卫生间接了小半壶水烧开,兑了点凉水,又在床头柜找出胃必治,就着兑好的温水吃了下去。吃完药喻文州又蜷缩在床上,感受着略比体温高的睡经过食道流向胃,安抚着每一个细胞。药物渐渐奏效了,如潮水般汹涌的疼痛慢慢褪去,只是时不时提醒一下喻文州自己的存在。
        喻文州就抱着肚子蜷缩着躺到了天亮,感受了一下胃里时有时无的疼,决定还是坚持训练。轻伤不下火线。他这样告诉自己。
        走出房间觉得有点冷,又返回去加了件外套。再出来时黄少天也出来了,两人一道向食堂走去。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今天很不对劲。
        虽说队长肤色很白吧,但是这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啊,都快白成欧洲人了真的正常?而且队长今天走路都快飘起来了,要成仙的节奏?但问了喻文州几次是不是不舒服,喻文州都说没事。你这样子没事才有鬼哦。
        黄少天再不知多少次看到喻文州“随意地”把手放在肚子上后,小心翼翼问喻文州“队长你是不是胃疼。”
        喻文州也没看他“不疼。”
        “队长咱用事实说话好吗,你说话都有气无力的,这叫没事?队长你别骗我。”
        “真的,没骗……”

        喻文州躺在床上环绕四周,不是自己的房间。手上打着点滴,回想一下发现最后的记忆是在训练室里,大概是自己昏倒了吧。黄少天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削苹果,喻文州想叫他,可是嗓子沙哑到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默默看着苹果在黄少天手里一圈一圈转,然后掉下一层皮。黄少天手一点都不抖,不一会儿就削下了一圈完整的果皮。这时他才抬起头,发现喻文州醒了。
        “队长吃苹果吗?”黄少天拿着削好的苹果问。
        喻文州摇了摇头。
        黄少天自言自语,“也是,你现在发烧呢不能吃凉的。”
        然后坐到床的椅子上,使劲盯着喻文州。“队长就没点想说的吗”
        喻文州苦笑,使劲清嗓子,也只能说出一句沙哑的对不起。
        黄少天啃了一口苹果,摆摆手,“算了队长你嗓子不舒服别说话了,你知不知道刚才差点被你吓死。”
        喻文州一脸抱歉的笑,黄少天翻了个白眼“队长你说你也是,知道容易胃疼就要忌嘴啊,忌辛辣生冷啊百度一下都能知道的,你看看你昨天就占了几样。还有发烧什么的你没感觉吗,有事就说一声啊为什么要一个人撑着,以为自己是钢铁侠啊。”
        黄少天越说越生气,生出来的气也不好对着喻文州发,于是全发泄在了苹果上,几口就啃得干干净净。
        “下次不会了。”喻文州尝试坐起来,声音依旧沙哑着。黄少天赶紧扔掉苹果核,把喻文州扶起来,“队长你就别动了好好休息一下就好了,把被子拉上来点啊小心着凉。生了病要多喝热水,还有要按时吃药啊,别小病拖成大病了多不划算啊。”然后转身倒了杯热水,递给喻文州。“来,赶紧趁热喝了。”
        喻文州听着黄少天的话有些哭笑不得,他又不是小孩子了,但也老老实实听黄少天摆布。
        “队长。”喻文州老老实实喝着水,听见黄少天叫他。
        “嗯。”
        “下次不管是生病还是有事都不要自己扛着,和我说,好不好。”
        喻文州沉默了一下,“好。”

end

【再不写一定会被打吧。。关于拉赞助什么的真的是在瞎掰,为了体验一把胃痛我一个不怎么吃辣的吃了一整天的辣椒,上吐下泄的。[手黄再]

标题我真的不知道该叫啥啊摔

再过几天就过年了,提前说一声新年快乐!祝大家新的一年万事如意!】

评论(12)
热度(19)

© 都会如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