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周黄】偶遇

夏日的蝉总是不知疲倦地伏在树上叫嚣着。此时的她躺在草地上长望着天。

这是一片树林,在他外婆家的后院。每年暑假回外婆家时,他每天都会去那片树林呆会儿。

他躺在树荫下,看着阳光透过树叶之间的缝隙洒在草地上,天上的云如细沙般流过。这时一个少年伸过来的头为他挡下了光,也打断了他的发呆。

“你好。”少年头上带着个草帽,草帽阴影下的脸正对他微笑。他睁开眼,坐了起来,对着他点了点头。对了,他不能说话。

少年在他身边坐下,看着他望向的方向“在这干嘛呢?这些树叶有什么好看的?”

少年先说了话。他看了少年一,眼又把目光回到沙沙作响的树梢上,耸了耸肩,表示他也很无奈。

少年得意地笑起来“跟我来,我知道哪里风景好!”

少年站起来,拍拍身上的草,向他伸出手,鬼使神差地他把手递了过去,接受了邀请。

他选择相信少年,而少年也没骗他。此时他们正在一个湖边。

这是一个巨大的湖,水是那么绿,深不见底,像一颗无暇的翡翠。又像是一面明镜,衬出蔚蓝的天与洁白的云。

他有些惊讶,他从来不知道这片树林深处有那么漂亮的地方。

“漂亮吗?”少年尾声微微上扬,带着点炫耀的意味。见他点了点头,少年的表情更加得意了。

他们挑了个阴凉地坐下,不过这次他没空发呆了,因为身边多了一个聒噪的人。

“你不是这个地方的人吧。”没坐下多久,少年就开始找话题。

他点点头。

“怪不得以前都没怎么见过你,”少年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今年才来这片树林的?”

不是,很久以前就经常来这片树林了。他摇摇头。不过也是今年夏天才来的。他又点点头。

少年被他弄懵了,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是个什么意思。

他见少年没懂,又下意识用手语解释。看着少年更懵的表情,才想起少年可能不懂手语。

他四处找了一圈,找到了根木棍,在地上比划“不能说话。”

“哦,怪不得呢,还以为你很内向啊。”少年恍然大悟。
他点点头。

“那你听我说好了。”少年飞快地给出了解决方案。
他又点点头。

“我给你说哦,这片树林后面还有一座山……”

少年顺着季节的变化说着树林的变化,他也随着少年的形容想象着,在心中勾勒出春天的新芽,冬日的雪。偶尔点点头表示他在听。

和风时不时拂过湖面,阳光下的湖面像洒满了碎金。旁边的人絮絮叨叨,说着风景,说着他的生活,有时还加上几个烂白的笑话,然后一个人笑得东倒西歪。他却一点也不觉得烦,因为已经很久没有人愿意和他唠叨一下午了。相反的,他希望这个下午能再长一些,最好永远不要结束……

“啊,都已经这么晚了吗?”少年说完了一个故事,忽然注意到了已经泛红的地平线。他又转过头去问他“你要走了,是吗?”

他点点头,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又转过身面向少年鞠躬表示感谢。

“好吧你回去吧,再见。”得到准确回答的少年低下头看着地上的草,情绪有些低落。

他看着少年低下头,一副失落的样子。有些不忍心。于是他站在少年面前,但却不知道怎么该做些什么。

突然他玩心大发,摘掉了少年头上的草帽。想让他抬起头来,想看看他激动的样子。

不过他没想到,少年之所以带上草帽,是为了遮住头上的一对兔耳朵。

所以当那对长长的耳朵从帽子地下弹出来时,他是完完全全被吓到了。

被人扒了马甲的少年有些语无伦次“哦呵呵……这个……这个只是道具……我真的不是兔子……真的不是!”哦不好像越抹越黑了?少年抬头看着身前的人,一脸呆滞,少年抹了把脸。一脸想死的表情。

他楞在原地,消化着这个巨大信息,有些反应不过来。
半晌,他摸了摸那对兔耳朵,向少年望向他的目光笑了一下,又担心自己的意思不能准确的传达,于是又拉过少年的手,在掌心写下两个字“可爱”。

少年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他有些不知所措。
少年飞快地跳起来“天色不早了,快回去吧!有机会再见!”然后只留他一人看着少年的身影消失在树林深处。

他拿着草帽走回家,外婆正在做饭,他走到外婆身边问外婆,后院通向的树林里是不是有个湖。外婆手里的锅和铲叮叮当当地演着合奏,“没有啊。”外婆回答。

见他有些失落又补上一句“传说那片树林里有妖怪,会制造幻境,然后把小孩子引诱到幻境里吃掉呢。不要乱跑哦,小心被妖怪吃掉!”

妖怪才没有吃人。他讪讪地走开了。

后来他还是会去那片树林,带着那个草帽躺在树荫里,偶尔会期待那个有着一对兔耳的少年的出现。
--------------------end----------------------










【一篇算不上周黄的周黄,
大概是周黄周?
一个树林偶遇妖怪的脑洞】

评论(2)
热度(10)

© 都会如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