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双兰】温柔乡

·赏金猎人架空向
·partner
·近战x暗杀

花木兰一脚踢开高长恭家的大门,门却没有意料之中的脱离门框飞出去。

“今天脚力不够啊,给你钥匙了就不要踹门。”高长恭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要接这单。”她手里举着张通缉令在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高长恭眼前晃荡。

高长恭视线在那上面停了一秒,又绕过花木兰看回电视。“这单不行。”

“为什么不行,这人听说很厉害,多刺激啊。”花木兰才不会让他好好看电视,弯下腰凑近高长恭一本正经盯着他,挡住了他的视线。
 
“……”高长恭心说,姐姐咱们这行是要搭命的,你这是拿命找刺激啊。他瞥了花木兰一眼,然后闭上了眼睛。“讲道理,不行就是不行。”

花木兰自然气不打一处来,长腿一抬蹬在沙发背上,“理?姐就是道理。”

这回高长恭连眼神都不给个了,花木兰哼了一声,摔门离去。

“越来越不像话了。”



只见扳机扣动,花木兰已经想像到子弹穿过胸膛的声音。要完蛋了啊。

因为这个目标她从高长恭家赌气出来,不知道谁借了她胆,竟然一个人来了。如今被人套路,左脚被射伤,这对着心脏来的子弹,躲不掉了。

她闭上了眼。只觉得有一阵风划过,随后眼前覆上巨大阴影。花木兰心说这就是死亡的感觉么,一点都不痛。

三秒后,她睁开了眼。

过度惊吓后有些嘶哑的嗓音喊出声,“高长恭?”

只见高长恭站在她身前张开双臂护住了她,要命的子弹没入他的手臂,血水顺着手臂滴落下来。

“你能让人省点心么!”男人皱着眉头骂她,声音低沉。

花木兰张了张嘴,感谢的话卡在嗓子眼死活蹦不出来,最后从牙缝里蹦出了句,“关你屁事。”

高长恭虽然早已料到花木兰嘴里是出不来什么好话的,却也顶了回去“得,救了你这白眼狼。”
随即转过身近身贴到目标眼前。一刀割喉。

花木兰还愣愣站在原地。他皱了皱眉:“走了,等着被抓现成的么?”



两人逃出别墅,花木兰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平时高长恭喘气声不会这么大,再累也不会。因为手臂受伤?不,不是。她停下来快速移动的脚步。
 
高长恭猝不及防撞上了花木兰。“搞什么?还不快走?”似乎是很愤怒的语气。

不对,有哪里不对。花木兰没说话,伸出手从高长恭的胸一直向下摸到了腹部。
 
“喂,你停下来就为了耍流氓么。”
 
她收回手,借着月光看清了手上沾满的液体。

血。

 “为什么会有血?为什么这么多?”她强忍着内心的紧张和害怕,盯着高长恭质问他。

“手臂上的蹭上去的吧。”高长恭避开她的视线回答。

“你当我傻啊,就是你的腹部在出血,为什么不说啊!”对于高长恭敷衍的答案,花木兰很气愤。腹部出血量这么大,会要命的吧。

想着高长恭受伤竟如此严重却也不说一字,她更气了,对着高长恭吼了起来,“你是不是觉得你命大,所以都不在意这种伤!”
 
“要不是你接了这单,我会受伤么?”高长恭莫名奇妙被凶一顿,自然也气。“要不是为了救你这个白眼狼我…”

高长恭说不下去了。

他分明看见了眼前的人眼中,泛起了泪光。

那个受了挫折不会哭,受了伤不会哭的姑娘,现在,哭了。

 “你,你你你别哭啊…”一向习惯了花木兰撒野的高长恭顿时手足无措起来。

 “对不起…”花木兰低声道歉,随后咬紧下唇,拼命忍住眼泪。
 
“不哭了…先去找扁鹊吧。”高长恭放缓了语气,勾了勾唇角安慰花木兰,又想到面具隔着她看不见,于是揉了把觊觎已久的花木兰的头顶,想象中的柔软。

随即他昏了过去。



高长恭再醒来时,看到的洁白的墙,还有旁边趴着的睡得十分香的花木兰。他沉默了一会儿,慢慢撑着身子坐起来,从旁边拿过花木兰的外套给她披上,直到花木兰醒来。

“你终于醒了!”花木兰毫不掩饰开心之情。

这话应该我说吧。高长恭默默想,“我昏了多久?”

“三天。”

“你三天都待在这里?”

“没,我中间有和李白喝酒去了。”

“……”我就知道。



“那么闲啊,要不要来和我喝点酒?”李白笑着问树地下站着发呆的人。

“少废话,拿酒来。”花木兰扬起头看着坐在树上的李白。

病房外面的树底,李白与花木兰席地而坐。他递给花木兰一罐啤酒“高长恭受伤了?”

“废话。”花木兰有些不耐烦,抠半天才打开易拉罐,闷头灌了一口酒。

“担心他?”李白对于花木兰凶巴巴的语气倒也不恼,“听说他睡两天了。”

“你挺闲啊,还有时间打听。”花木兰没有正面回答,选择岔开了话题。

“这不是关心一下同行嘛。”

“那我替他谢谢你了。”

“你还是担心他吧?”李白锲而不舍追问。“或者说是喜欢?”

“怎么会!”花木兰秒答,扭头瞪着李白。“你不会情诗写多了见谁都见到荷尔蒙了吧?”

“干嘛反应这么大,这两天你可是没去过这房子两公里以外的范围吧?”李白摇摇头,“真是,倒是直面一下自己的内心啊。”

花木兰目送李白离开,一口接一口灌酒,不一会儿一罐啤酒就见了底。她皱了皱眉头看着手里的易拉罐,然后把罐子扔向垃圾桶方向。

方向很准,可惜用力过猛。她忍不住爆了句粗。“靠。”



“我现在有两件事。”花木兰一本正经看着高长恭,弄得高长恭也不自觉正经起来。

“你讲。”

“你解释一下,腹部为什么会受伤。”

“他还是有准备的,我匕首比着他脖子的同时,他掏出了消音枪。”

“嗯,第二件事,我喜欢你。”花木兰还是一本正经。

“???”高长恭则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花木兰,你可知道,温柔乡是英雄冢?”高长恭似是调笑,又带有几分正经问花木兰。

花木兰打了个哈欠,伸出手背胡乱揉了两下眼眶,然后回答他,“没事,”

没事,你不是英雄。这是高长恭心猜的答案,花木兰平时可没少损他。

 “没事,我不温柔。”

-------------------END-------------------
复健…失败
空间跳跃好有点大?
不会打戏直接跳过嗯。
这对甜死了好伐。

评论(4)
热度(83)

© 都会如同 | Powered by LOFTER